[公告]
之前全通販的預購:
《著魔同人:該死的被你吸引》
考慮到完成度與印刷廠的死線,因此得很抱歉地請已經預購,或者預計在CWT購買的捧油們,再給我一點時間。
原訂7月印刷+寄出的本子,請容我延至8月底
想把這個難得的台灣原創bl劇,好好地寫出我心中關於勁辰的故事。
很抱歉時間上沒有掌握好,請再給我一點時間吧!
謝謝~
ps之前預購的捧油們,我也在一一mail告知,還麻煩看看有沒有收到信件。


羽大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全家就是你家

一、

全家便利商店

      上面綠色下面藍色橫越在白色底色的橫條紋,與藍色字體書寫的「全家 Family Mart」,就是全家便利商店的專屬招牌。

        叮咚!

       「歡迎光臨!」

        對開的玻璃門在熟悉的聲音後,走進揹著運動背包的年輕男性,站在櫃檯後方的女性店員,甚至連抬頭看看進來的人究竟是男是女是人是鬼都沒有,很自然也很職業病地在叮咚聲後說出這句營業用語。

        「不好意思,請問──」

        客人的腳步在櫃檯的前方停下,禮貌而客氣的聲音詢問低著臉正在幫前一位客人結算十幾張繳費單總金額究竟是多少的女店員。

        「不好意思,請稍等我一下。」

羽大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本文的小攻名字(兩個字)
  • 請輸入密碼:

重新洗牌=拿到好牌?放屁!

邵逸辰對著鏡子一次又一次抓著額頭處的瀏海,直到抓出讓人滿意的造型才放下鏡子拿起旁邊的桌曆,看著日曆上寫著「遇見爛咖日」還畫了個厭惡表情的十一月十九號,表情認真地說。

「江、勁、騰!今天上學沒有遇見你我才算真正的重生,我一定要改變命運,創造屬於我的精、采、人、生。」

用力握住的拳頭如同發現自己居然重生後,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決定──擺脫叫做江勁騰的傢伙!

宛如電影或小說的情節,他居然因為車禍而回到尚未遇見江勁騰的九年前。既然老天爺讓他的人生有洗牌重來的機會,那麼這一次他要拿回主導權,不再像「上一次」是個陷溺在愛情裡被鬼遮眼遮到瞎掉的傻瓜。

「邵逸辰。」

廚房的方向,傳來媽媽催促去吃早餐的聲音。

「好,來了。」

爽朗的聲音就像大雨後被洗滌得明亮的天空,邵逸辰放下標註記號的桌曆,拿起背包起身離開房間,走向絕對不再重蹈覆轍的嶄新人生。

 

羽大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

「脫掉!」

「母、母親……」

男孩低著頭,即使已經比剛來的時候高出許多,卻依舊懼怕站在面前的人。

「魁登斯‧巴波!」

母親的口氣比剛才那句時更加嚴厲,也更加逼近他所站立的地方。

「……」

手指快速扯開束在長褲的皮帶,將它放到母親向上攤開的掌心。

看著皮帶扣環的圖案──在光線中折斷的魔杖──象徵新賽倫復興會的標誌,是他既熟悉又畏懼的圖案。

從第一天踏進這間教堂成為母親收養的其中一位孩子後,他就經常被皮帶的扣環抽打甚至留下明顯的烙印,然後在幾天後,在皮膚上浮現與圖案一模一樣的瘀青。

羽大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楔子

十三年前

「唉……這些孩子真可憐……」

「就是啊,不過兩個大的都已經成年,生活應該還過得去。」

「妳說會是由誰來照顧他們?」

「反正不是我,雖說是親戚,但在血緣上還有比我更近的長輩。再說他們不是還有保險金嗎?靠那幾百萬的理賠也夠他們生活了。」

「也是。」

冷漠的對話完全不在意是否會被當事人聽見,就像跪在靈堂上的幾個男孩跟自己沒有半點關係。

「……」

身為大哥的關子謙聽著背後細碎的議論,紅了眼眶看著靈堂上的一幅遺照。

羽大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十二年前

「秦元!」

「是!」

結束完巡視田產的程大管家,一看見正彎腰修剪牡丹花枝的男孩,就喊著他的名字,秦元放下剪子拍拍膝蓋上的泥土,俐落地迎上前去。

「從今天起,這孩子就交給你照顧。」

程冬指著滿臉髒污,大口喘氣努力跟上大人們的腳步,看上去不過四、五歲大的瘦弱孩子。

「他?」

秦元眨眨眼,好奇看著被程冬帶回錢府,也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

怪哉怪哉,平日總是錢老爺在撿人,怎麼今天換成了程大管家?真是奇了!

「孩子,以後你就和秦元哥哥住同一間房,明白嗎?」

羽大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喔不不不不不──」

微捲的茶色頭髮在快速奔跑中被風吹起,像是早上剛睡醒還來不及梳理,又像是才洗完頭還來不及吹乾就就狂奔出門的結果。

無論兩個理由中哪一個才是造成他如此狼狽的真正答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在造成更多混亂前,把正穿過滿街莫魔快速逃跑的小搗蛋抓回皮箱。

莫魔,是這片土地上的巫師給不具魔力的普通人類的稱呼,就像在英國被他們稱做麻瓜的那群。

早上八點,莫魔們上班的尖峰時段,穿著西裝和皮鞋男士以及穿著裙裝和高跟鞋的女士們正在大街上快速行走。

按個不停的喇叭聲粗魯催促沒注意到信號燈改變,依舊擋在前面的車輛;來自不同方向又前往不同地方的人群神奇地彼此閃躲,偶爾互相撞到也都只是對看了眼後繼續往既定的路線行走。

彷彿其他事情都變得不重要,除了一樣東西以外──時間!

「小爆!回來!」

紐特‧斯卡曼徳彎著身體,以奇怪的姿勢低頭看著從身邊快速走過,莫魔們的腳。偶爾有幾個人好奇地轉頭看著像在追蹤什麼東西,可是跟著對方的視線往前看去卻又什麼也沒看見。

「瘋子!」

羽大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顧家把拔有危機

一、

「組長,你最近怎麼都這麼晚才離開?不用去接小安和小佑嗎?」

抱著筆電和簡報資料,經過辦公室門口的女性,穿著一身剪裁俐落的套裝,以指尖輕敲敞開的門板。

「有顧謙和顧信,我可以不必擔心。」顧維君笑著看向站在門口的女職員。

「誰啊?」

「我的大兒子跟二兒子。」

「組長你不是只有兩個……」女職員先是訝異地瞪大眼睛,並且愣了幾秒鐘後,才露出終於想起來的表情,說:「喔對,都忘了你有四個兒子。那我先走囉,組長加班fighting!」

女職員握起拳頭,比出打氣的手勢,然後抱著手裡的筆電及資料走回自己的座位收拾東西準備下班回家。

「怎麼又是這種反應?」

羽大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神父是攻是受?
  • 請輸入密碼: